TanBo组合于比利时布鲁塞尔Le Clignoteur艺术空间的个展/放映/表演“未知仪式之一”,2017年1月 by TanBo

2017年1月12日,TanBo组合(炭叹&Eric Bribosia)的跨媒介作品《未知仪式之一》的首个个展于比利时布鲁塞尔Le Clignoteur艺术空间开幕,展览了数十件摄影图片与装置作品,并以“三部曲”的形式进行了为期三天的、不同章节的电影放映。更特别的是,每天除了 常规放映,还有不同种类的、出其不意的现场表演:一方面,作为音乐人的TanBo与另一个布鲁塞尔的即兴爵士/实验音乐组合"CABANE"对影片进行了 现场再度配乐;另一方面,作为行为艺术家的TanBo也做了与电影中的剧情相关的现场行为表演。TanBo相信,这个展览就是一场仪式,而任何一种人类学 意义上的仪式都是“跨媒介”、“全媒体”的——她不需要被某一种表达媒介、艺术类型所束缚, 更可以消除时间、空间和社群的界限……

放映与表演日程:

1月12日  “人间”

20:00-22:30放映,行为表演

1月13日  “地狱”

20:00-24:00放映,配乐,实验音乐演出,派对,+音乐组合"CABANE" (Fred Becker & Anne Collet)

1月14日  “天堂”

14:00-19:00放映,配乐,行为表演

地址:Le Clignoteur, Place de la vieille halle aux blés 30, 1000 Brussels

 

“未知仪式”是TanBo的一个长期跨媒介艺术项目,此项目立足于在特定场景中的即兴创作,以及各种人类仪式的研究,试图用电影、剧场、行为艺术与音乐综合构 筑一场场魔幻的、未知的旅途。这个项目的第一个作品是跨媒介影像/行为表演《未知仪式之一》,经过历时两年的创作、拍摄、制作后于近日刚刚完成;影像可作 为三部曲形式的实验电影长片、也可作为录像装置展出。

《未知仪式之一》详情:http://www.tan-bo.com/unknown-ritual-cn

这次在Le Clignoteur艺术空间的展览中,除了播放影像,更展示了一系列相关的摄影与装置作品。根据特殊的展览空间,炭叹用一个欧式古典展示柜将“天堂、人间、地狱”平均分为六层,并把摄影作品与现成品拼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正中心,创造了一个连结着中国武汉的、迷你的“平行宇宙”。

展示柜全貌,自上而下第一层、二层为“天堂”,三层、四层为“人间”,五层、六层为“地狱”

“天堂”系列装置与摄影作品

“人间”系列装置与摄影作品

“地狱”系列装置与摄影作品

TanBo组合友情参演奥地利乐队Parallel Asteroid的中国巡演 by TanBo

Eric Bribosia:键盘,合成器

炭叹:声音拼贴,电子氛围,人声

2016年10月18日与26日,TanBo组合作为特邀嘉宾参与了Parallel Asteroid(“平行小行星”乐队)中国巡演的杭州站和武汉站演出,分别在Loopy Livehouse和VOX Livehouse进行。

这两场演出中,TanBo的音乐相较以往更多地专注于即兴的部分,倾向于氛围、噪音与迷幻电子乐。在武汉的演出中,他们与Parallel Asteroid、民谣音乐人培培、与噪音乐手Blindman一起进行了半小时的即兴合作,6位来自四方、偶然相聚的音乐人们创共同造了一个不可复制的玄妙幻境……

10月26日武汉VOX Livehouse演出

10月18日杭州Loopy Livehouse演出

关于Parallel Asteroid/平行小行星乐队

Lan Cao(越南):合成器;

Gregor Siedl (奥地利):萨克斯、管乐、各种非乐器的小玩意——如猎哨

风格:当代音乐,实验音乐,即兴,氛围

网站:https://parallelasteroid.com/ 

“平行小行星”乐队将实验、声学与电子声音以当代音乐的美学熔于一炉。他们的音乐来自在对声音本身、和有表现力的多元/自由风格的研究,并由两位音乐人的自觉力、与快速的相互反应力牵引着……Lan Cao有着古典和当代音乐的背景,而Gregor Siedl则来自实验与即兴音乐领域。他们共同的特质是在作曲和即兴中热衷于极具拓展性的技术、结构和作曲方式, 以求探索人类与非人类的新的情感表达方式。

10月至11月,他们在中国展开了一场巡演,两颗平行的小行星将穿越重重维度,在北京、上海、杭州、武汉、台北等城市引起一阵阵实验音乐的风云幻化。

TanBo组合赴乌镇戏剧节为实验戏剧《灵魂辞典》“献声”,2016年10月 by TanBo

                                                                           乌镇戏剧节官网上对《灵魂辞典》的介绍

                                                                           乌镇戏剧节官网上对《灵魂辞典》的介绍

2016年10月,TanBo组合作为2016年乌镇戏剧节的特邀剧目(戏剧节最重要的单元)《灵魂辞典》的音乐与声音创作人、表演者,参与了21日、22日的两场表演。

这两场演出场场爆满,获得了很多来自观众和戏剧人的好评。当代戏剧理论界泰斗、德国著名剧场学家汉斯·蒂斯·雷曼,以及柏林赫尔梯行政学院国际文化政策高级研究员Hans-Georg Knoop到场观看,并在演后与导演李凝与演职员交流,给予了这部剧相当高的评价。

TanBo为此剧量身打造了实验、工业氛围浓厚的音乐与声音,并在现场配乐、参与舞台上的部分演出。他们的创作游刃在作曲与即兴之间,声音与肢体之间,戏剧与行为之间,拓展了《灵魂辞典》多维度的艺术空间,是国内肢体剧场里鲜见的声音塑造。在2015年,他们就参加了北京青年戏剧节上的首演, 这次又专程回国加入乌镇戏剧节的演出,可以说是为《灵魂辞典》在中国最重要和前卫的两个戏剧节的“战场”上添加了一把耀眼的火焰……

《灵魂辞典》作品介绍详情请点击 这里

关于乌镇戏剧节:

乌镇戏剧节由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共同发起,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主办。乌镇戏剧节由特邀剧目、青年竞演、古镇嘉年华、小镇对话以及戏剧小课堂等单元组成。以拥有1300年历史的乌镇为舞台,共邀全球戏剧爱好者和生活梦想家来到美丽的乌镇体验心灵的狂欢。

每年数十部国内外特邀剧目,经典力作,展现戏剧艺术的无穷魅力;十二部青年竞演,擂台奔走,展开年轻生命力的激情角逐;上千场古镇嘉年华,五光十色,开启前所未有的大众狂欢;小镇对话携手戏剧小课堂,字字珠玑,聆听大师的思想火花……

乌镇戏剧节演出场所多元化且具专业性。美轮美奂的乌镇大剧院率七个大小功能各异的室内剧场和一个大型户外剧场组成了独特的表演空间群体,更有街道巷湾、户外广场,随处可见精彩表演。戏剧节的乌镇,如戏剧的天堂。

第四届乌镇戏剧节主题 – []

《玉篇》眺望也,《类篇》远视也。

眺,是一种魄力,勇于突破,敢于挑战

眺,是一种格局,开放包容,多元共存

眺,是一种祝愿,源自内心,远眺希望

目之所及,兆其未来。

炭叹的两幅摄影作品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互绘•相知——中外美术作品展”,2016年9月 by TanBo

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互绘·相知——中外美术作品展”于9月10日下午2点在北京炎黄艺术馆拉开帷幕。逾200件囊括60余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风情的中外美术作品齐聚展览,全面呈现中外美术家眼中的多彩世界。

此 次展览以中国美协对外交流项目为主导,以“一带一路”为主线,集中展示近年来协会对外美术交流成果,共分四大板块,涵盖国、油、版、雕、水彩、综合材料、 装置艺术等诸多门类。与三年前首次“中国美术家眼中的世界”作品展相比,参展作品件数、涉及国家数量都几乎翻倍。其中,“中国美术家眼中的世界”全面聚焦 “一带一路”国家,作品以开阔的创作视野、独具中国文化特色的艺术语言,描绘出和而不同、缤纷多彩的沿线国家风光。同时,邀请国外美术家以中国为题进行创 作,使中外美术家通过相互描绘,展示不同民族艺术语言之优长,共同感悟“丝路精神”厚重的文化底蕴,借助“互绘”,实现“相知”。

此 外,“中国中青年美术家海外研修工程”还将继续呈现近两年海外研修创作人员汲取世界优秀文化艺术的历程与最新成果;“巴黎国际艺术城吕霞光画室研修”则首 次梳理30余年来中国美术家们在巴黎吕霞光画室的收获与记忆,展示画室为培养造就中国美术名家、推动中法两国乃至国际美术交流所做出的重大贡献及深远意义,并向吕霞光先生致敬。

炭叹参展作品:

再生的马格利特

The Reborn Magritte

图片装置

Photographic Installations

57cm×80cm 2015

这两张数码图片取材于布鲁塞尔的跳蚤市场。作者发现一个中国皇帝的形象赫然树立在的欧洲餐具和小天使烛台中间;数不清的各国玩偶像接受阅兵一样密集地“站在一起”,仿佛置身于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马格利特的作品中。他笔下的种种细节,与眼前的旧物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了一起,所有物件仿佛都因新的组合而“再生”成为一幅幅超现实主义作品。

The two digital pictures borrowed motifs from flea markets in Brussels. The artists potted the figure of a Chinese emperor among European tableware and little angle candlesticks. Countless dolls from various countries “crowded together”as if they were in a military parade. The entire scene resembles master pieces by Belgium surrealist artist Rene Magritte, as the details of his painting thread what’s before us with such cohesiveness. All the materials seem to be“reborn” into surrealism works in this brand new combination.

                       炭叹 “ 再生的马格利特Ⅰ (2015)

                      炭叹 “ 再生的马格利特 (2015)

新浪、搜狐、雅昌、艺术档案、318艺术网等媒体报道“Venize双年展世界巡展重庆站” by TanBo

2016年6月11日-6月20日,“Venize双年展世界巡展重庆站”在重庆长江当代美术馆成功举行。本次展览共展出四十余件艺术家组合TanBo在威尼斯创作的摄影和影像作品,以及艺术家炭叹在重庆现场创作的装置、行为表演作品。最轰动的事件莫过于在6月12日举行的盛大的“颁奖礼”,当日艺术界群星云集,在众人的见证下,三位幸运的观众获得了“精英艺术家金、银、铜奖”……

以下为不完全的媒体报道示例:

2016年6月7日,新浪报道:《Venize双年展世界巡展重庆站将长江当代美术馆开幕》

http://collection.sina.com.cn/ddys/xwys/2016-06-07/doc-ifxsvenx3595932.shtml

2016年6月7日,318艺术网报道:《Venize双年展世界巡展——重庆站》 

http://www.318art.cn/article-view-1042.html

2016年6月7日,雅昌报道:《Venize双年展世界巡展(重庆站)》

http://exhibit.artron.net/exhibition-44866.html

2016年6月12日,雅昌报道:《重生-扩展之“当代媒体艺术展”:一场多元化的视听盛宴》

http://news.artron.net/20160612/n844554.html

2016年6月14日,今日头条报道:《“Venize双年展世界巡展-重庆站”颁奖礼盛大举行》

http://www.toutiao.com/i6295881116746252801/

2016年6月23日,搜狐报道:《“Venize双年展世界巡展-重庆站”展览回顾》

http://mt.sohu.com/20160623/n455963643.shtml

2016年6月26日,艺术档案报道:《[现场]“Venize双年展世界巡展-重庆站” 》

http://www.artda.cn/view.php?tid=10178&cid=14

2016年7月8日,318艺术网报道:《“Venize双年展世界巡展-重庆站”展览回顾》 

http://www.318art.cn/article-view-1054.html

2016年5月广州“影观武汉”展览对炭叹的访谈 by TanBo

               炭叹在7月武汉K11艺术村举行的“影观武汉”巡展上

 

5月,TanBo组合的两个行为艺术影像作品《我们与艺术无关》、《艺术必须是轻松的;艺术家必须是轻松的》于广州的【小洲动态影像计划】第十二回:影观武汉——武汉影像艺术家群展上展出。就这两个作品,展览主办方“你我空间 (U&M Space)对炭叹进行了专访。

【小洲动态影像计划】第十二回:影观武汉——武汉影像艺术家群展

策展人:肖尧、尚季惟、邱涛

学术支持:袁晓舫、李巨川

项目策划:胡震、杨帆

设计执行:邱涛

展览时间:2016/04/17 – 2016/06/18

展览地点:广州市海珠区小洲人民礼堂

 

你我空间:无论是在《我们与艺术无关》还是在《艺术必须是轻松的,艺术家必须是轻松的》里,当你以一种自在轻松得就像日常生活一样的方式参与到艺术中时,旁人的驻足观看似乎又让这种轻松的行为变得并不常态与轻松,你觉得轻松的艺术和艺术家是需要被围观的吗?你觉得“轻松的艺术和艺术家”和“日常的生活和人”这两组概念一样吗?

炭叹:感谢你们认真思考了这个作品题目的意义!这个作品名字戏虐地篡改了著名行为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艺术必须是美丽的,艺术家必须是美丽的》,但跟她在那个作品中“强迫症”般地拼命梳头的状态相反,我们却穿着睡衣、轻松地在“艺术殿堂”里漫步;跟阿布拉莫维奇的观念异曲同工的是,她在用不美丽的行为反讽“艺术家必须是美丽的”,而我们也在用不轻松的行为反讽“艺术家必须是轻松的”。我想通过“故作轻松”的行为问问大家——在今天这个很多艺术家不用“自残”、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些“艺术作品”的时代,艺术需要被抬到这么高的地位吗——即需要被围观吗?艺术家和日常生活中的人真的有多大的区别吗?你们的问题就是我的回答。


你我空间:你觉得有参与不了艺术的人吗?

炭叹:从理论上来说,没有参与不了的人,只有想不想参与的人。从实际上来说,还是有参与不了的人,因为目前的“艺术家”称号主要来源于“圈子文化”,如果没有能力进入这个“圈子”,即使有再惊世骇俗的作品,也不能像“艺术家”一样展示自己的作品。这也是我的这两个行为作品,以及囊括这两个作品的艺术项目“Venize双年展”想探讨的主要问题(“Venize双年展”是由TanBo在威尼斯双年展现场创作的一系列作品发展而成的一个“平行”的、类似“钓鱼网站”概念的自创双年展)。今天,当我们看到一个艺术家,看到一个“高大上”的双年展时,我们是否也应该想想其背后的机制,一个“普通人”如何成为艺术家,一个双年展如何选择艺术家?



你我空间:《Venize双年展》的重要道具面具,你在挑选它们时有什么特别的心思吗?面具上的表情以及特别的外型是你某些情感或想法的表达吗?

炭叹:这两个面具是威尼斯城市文化的符号,都是著名的戏剧角色面具,但一般是金色和彩色的。当时我们路过一家旅游纪念品商店,看到这两个面具时立刻产生了灵感,因为它们是一反常态的白色,本意是让顾客自己涂色——因此戴上这两个面具,我们就摇身一变为饰演“艺术家”的演员,但是我们的属性会由戴着“有色眼镜”的观众自己来判断。关于面具上的表情,并不代表任何情感,只是荒诞的存在。



你我空间:独特的面具似乎让《Venize双年展》系列作品拥有了一个符号,并且似乎会让人更容易记住这些作品,这是你创作时的意图吗?

炭叹:面具肯定是一种符号,就像上个问题的答案中说的。但是,创作时我并没有想这样是否会更容易让人记住——特别是在这两个行为作品的即兴创作过程中,我没有考虑太多观众的反应,观众的反应越千差万别,对我来说越成功。



你我空间:你怎么看待艺术作品的再次介入?

炭叹:杜尚在上世纪20年代就教会了人们“现成品”的概念,既然生活物品可以被当成现成品,艺术作品当然也可以。个人认为,当代艺术品的价值是由历史、政治及商业联结成的产业链决定的,现在我们看到的一个艺术品,可能过几年就成了一个奢侈品、商品、生活用品、乃至废品,因此它们不但蕴含着“艺术属性”,同时也有“物质属性”。我与其说是“介入”了他人的作品,不如说是发现了属于我的一些“现成品”——实际上我也并没有真的“介入”,在我离开现场后,并没有留下任何关于“我”的痕迹。即使是在《我们与艺术无关》中,看起来我“打扰”了那些艺术家们的表演,但我认为是他们自己首先走到了观众中间,而不是在一个剧场的舞台上。既然他们与观众共享一个公共空间,我作为一个买了票的“观众”,当然有权利在观众区做我想做的事。换作是我在表演,有观众来“捣乱”,我只会觉得我的作品产生了效应,而不会像当时那个男表演者一样认为“被干扰”。需要声明的是,我并不想破坏任何一位艺术家原有的作品,因此我在发表“ Venize双年展” 的一系列的作品时,把涉及到的各个艺术家及作品名字标注了出来。我只是希望以我的反应,与这些作品产生一些有趣的对话,我相信每个真正的艺术家都希望观众能跟他们的作品对话,而不是像游客一样走马观花。



你我空间:你怎么看待所谓的“官方”艺术家与“非官方”艺术家?你觉得两种艺术家之间的界限明显吗?

 炭叹:在这两个作品的介绍里,我用“官方艺术家”这个词只是指被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真正邀请了的艺术家,以对比我的“游击队”式创作。实际上,虽然在艺术界没有真正的“官方”与“非官方”之分,但是还是有“段位”不同的艺术家——这就导致了有些艺术家能进世界三大双年展,有些却不行。需要思考的问题是这个“段位”是怎么形成的,是哪些人认定的,其实答案跟第二个问题差不多……非常感谢你们的这些精彩问题,每一题都切中要害!期待你们对TanBo的“介入”与“干扰”。

TanBo的两个作品将于【小洲动态影像计划】——武汉影像艺术家群展上展出 by TanBo

5月,TanBo组合的两个行为艺术影像作品《我们与艺术无关》、《艺术必须是轻松的;艺术家必须是轻松的》将于【小洲动态影像计划】第十二回:影观武汉——武汉影像艺术家群展上展出。这两个作品是他们自2015年11月起创作的长期艺术项目“Venize双年展“中的重要行为/表演作品,可以说是激发两人把这个艺术项目做成“Venize双年展世界巡展“的灵感原点。因此,对“Venize双年展“有各种好奇与不解的观众,可以通过这两个作品,揣测出一些端倪、展开自由的联想。作品的具体介绍与视频请看——

《我们与艺术无关》 http://www.tan-bo.com/we-have-nothing-to-do-with-art-cn

《艺术必须是轻松的;艺术家必须是轻松的》 http://www.tan-bo.com/art-must-be-relax-artist-must-be-relax-cn 

【小洲动态影像计划】第十二回:影观武汉——武汉影像艺术家群展

策展人:肖尧、尚季惟、邱涛

学术支持:袁晓舫、李巨川

项目策划:胡震、杨帆

设计执行:邱涛

展览时间:2016/04/17 – 2016/06/18

展览地点:广州市海珠区小洲人民礼堂

武汉青年影像创作群展展览单元:

武汉·城市

参展艺术家

张彦峰、周罡、简小敏、魏源、祝虹、蔡凯

现代化的呐喊

参展艺术家

CPTT(蔡鹏+陶陶)、周罡、梅健、简小敏、刘纹羊、刘凡

关系·联系

参展艺术家

梅健、CPTT(蔡鹏+陶陶)、王晓新、路昌步、魏源、祝虹、炭叹(TanBo)

光·影

参展艺术家

王晓新、路昌步、王静伟、CPTT(蔡鹏+陶陶)、汤孟元

主办机构:你我空间(U&M Space)

你我空间是以小洲人民礼堂为据点,由策展人和艺术家共同创建的替代性艺术空间,致力于当代艺术系统内外的探索和实验,为你为我提供当代艺术思想传播和社会实践的平台。无限拉近你我距离,孕育你我之间的无限可能。

“影像的力量:2015-2016小洲动态影像计划”是你我空间首个跨年度的艺术实验项目,自 2015 年项目启动以来,先后邀请国内外数十位以影像为媒介进行创作的当代艺术家,根据不同的主题,甄选作品分回展映,通过新的策展理念,特别是策展人与艺术家,艺术家与策展人之间的换位思考,以及一年365 天持续不断的影像展播,探索当代艺术,特别是影像艺术在乡村公共空间(小洲人民礼堂)乃至社会更广范围内有效传播的方法途径,消弭当代艺术与社会大众之间的阻隔,在日复一日的坚守中显现当代艺术对日常生活的渗透以及由此带来的影响和改变。

2016国际艺术大展“异质共生”策展人蔡青对话TanBo by TanBo

Venize双年展世界巡展即将于6月登陆重庆长江当代美术馆,成为年度国际艺术大展“异质共生”的一个特别项目。不久前,策展人蔡青与Venize双年展的获奖艺术家TanBo(炭叹&Eric Bribosia)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话,全文如下。

 

蔡:你们怎么想到这个“威尼斯获奖”作品计划的?

TanBo: 这个作品缘起于炭叹在某次大型艺术颁奖礼上没有获奖,心生“羡慕忌妒恨”,而产生了“自己给自己颁奖”想法。不久后她就对身边的很多艺术家朋友放下了狠话——“我一定要去威尼斯双年展获奖!”并对搭档Eric Bribosia讲了她的想法,两人达成共识——“此奖势在必得”,于是迅速制定了前往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做作品的“作战计划”。

这样的缘由也许太过荒唐,但是炭叹和Eric Bribosia经过在各自的“艺术圈”内多年的摸爬滚打,虽然不幸没有获得过这样重量级的国际大奖,但是逐渐看明白了很多“圈内潜规则”,也有了越来越多的对艺术和对自身的质问。他们想通过自己亲手创造的一个“不明觉厉”的国际双年展及其世界巡展,向当代艺术提出以下问题:

什么造就了今天的艺术品?(一个举世瞩目的双年展?一个高大上的艺术空间?一大波新闻媒体?一个天价拍卖会?还是一本“权威”著作?)

什么决定了谁是艺术家?(一个“体制认可”的头衔?一个亮瞎眼的奖杯?一大把钞票?还是一帮“你值得拥有”的“圈中好友”?)

谁是观众?(是买票入场看双年展的人?是对艺术有鉴赏能力的人?还是大街上的游客?以及微信朋友圈里的任意陌生人?)

“作品”真的是“作品本身”,还是通知大家“我做了个作品?”(我们每天都收到数不清的展览邀请函,但我们知道展览里有什么作品吗?即使去看了展览,我们真的看了作品吗?)

蔡:当时在网络上看到这条消息,完全以为是真的。因为你们确实是东西方完美融合的典范呀,谈谈你们怎样走到一起来的。

TanBo: 谢谢赞赏! TanBo当然谈不上“完美”,但确实想以“东西融合”的方式来做艺术。炭叹和Eric Bribosia是通过共同的“圈内”朋友偶然相识的,他们发现虽然彼此一个以做当代艺术和影像为主、一个以做音乐为主,但对很多方面都有非常有默契的共识。从2012开始,两人开始“跨国”通过网络共同创作,比如Eric为炭叹的影像作品《咸安一梦》做了配乐。当年底,炭叹因为去欧洲参加电影节和艺术项目,在比利时逗留了一段时间,开始在现实中跟Eric的实验爵士乐队“Mû”合作,在布鲁塞尔进行了多场影像和音乐的互动演出。从2013年起,Eric Bribosia被炭叹任教的湖北美术学院聘为海外专家,与她和几位老师、艺术家一起策划和执行一个全媒体(Multimedia)/跨媒介(Intermedia)的艺术节,从此两人开始更多的一起工作和创作。

从2013至2014年,两人尝试让彼此不同的艺术经验发生更一体化、而不仅是拼贴性的互动,于是合作了一系列音乐、影像、装置与行为交互的作品——从艺术空间里的展览、到摇滚Live House的演出、甚至户外的行为和声音表演,应有尽有;并与不同艺术家如比利时音乐人Matthieu Ha、及中国艺术家李凝(凌云焰肢体游击队)合作。

通过两年多往返欧洲和中国的艺术碰撞,两人发现他们共同的兴趣在于“跨媒介”的艺术创作——即混合和混淆表演/行为、影像和音乐等不同艺术种类的创作,而不满足于、或者说是不擅长于被冠以确定的“电影人”或“音乐人”的称号,因为他们眼中的世界本来就是“多维”的——单一的创作媒介已无法表现今天复杂而多变的现实。于是,在2014年底,他们正式成立了跨媒介的创作组合“TanBo”。

蔡:在当今世界走向大同,文化兼融的时代,你们的身份的优势在哪里?

TanBo: 再次感谢策展人谈到 “优势”。其实TanBo并不认为“东西融合”就有绝对优势,只是可能看问题和创作时的视野会更广一些。比如这个“Venize双年展”的作品,他们在创作时会考虑中国的艺术圈和西方的艺术圈的不同情况,尽量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切入点,并开一些“国际玩笑”,让两边的“圈内人”看到这个作品时都能进入“圈套”,并会心一笑。但说实话,这非常难。

无可否认的是,不管是他们的生活还是艺术,在今天都越来越趋向于全球化,因此TanBo也想以自身这种特殊的组合作为一个“相对参照物”,让来自不同文化的观众通过他们的作品都能产生一些对自身与“大同世界”的思考。除了双年展这个作品,他们近期还在做另一个在不同的国家和城市里探讨社会现实与身份、灵魂之间的矛盾的长期项目《未知仪式》,就是试图以自己的“国际”身份,来衡量地点与精神的关系。

蔡: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也曾经有过以假乱真的作品,比如严磊和洪浩的“文献展邀请信”。而你们TanBo 这次是针对威尼斯双年展,你们的作品的指向是什么?

TanBo: 严磊和洪浩的“文献展邀请信”确实是中国当代艺术史上讨论“真假”问题的经典,记得在策展人所著的《行为艺术与心灵治愈》中“与他者或物的互动”这一章节也写到了这个作品。从本质上来讲,“Venize双年展”也在追求“与他者或物的互动”——TanBo不光想告诉“观众”他们获奖了,当然也想得到祝贺、称赞、怀疑和抨击。要谈到“指向”,TanBo认为这个作品并没有特意“针对”威尼斯双年展,威尼斯双年展只是一个“殿堂级标准”的艺术符号,他们而更多地是在讨论今天的艺术价值体系,以及一个艺术家作为个体怎样去与其合作、抗争,以求生存。

“Venize双年展”和“文献展邀请信”的最大区别在于,这并不是一个纯粹的“骗局”,而是一个与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存在的“展览”——TanBo确实在威尼斯双年展的“现场”做了很多作品,然后他们把这些作品集结成了一个他们自己的展览,得了一个自己颁发的奖。即使TanBo不发动在现实空间里的“世界巡展”,而只在微信上展示,也不能抹灭它本身是一个展览的“事实”。其次,这两个作品在与他人的互动的方式上截然不同。“文献展邀请信”创作于1997年,那时两位艺术家是以真正的信纸去跟他人互动的,收到信的人在开心、懊恼之后,顶多回一封给艺术家的信,因此互动是在艺术家和一个受众间两两对应的。而今天我们在一个网络媒体的时代,任何一个“水军”的点赞和转发都可能会引起四面八方的波澜,更何况是TanBo的获奖消息被一些艺术圈内的很多人转发了,因此TanBo利用了这个时代的便利,创造了一个“多方互动”的平台。

蔡:你们的这个作品不管是弄假成真,还是真真假假,传播还是挺广的,给人的印象也很深,达到了你们预想的效果了吗?

TanBo: 应该说达到了预想的效果第一步——即以“自媒体”的方式取得了中外“圈内人”的信任与质疑。在2015年11月到2016年1月期间,通过TanBo在微信、Facebook和邮箱里大肆散布消息,有数百位知名人士点赞、转发、评论了他们的“获奖新闻”和“线上展览”(具体名单请到TanBo官网或微信公众号查看《这也许是史上第一张“艺术展的观众名单”!》)。因此,这个虚拟的双年展在名人的“镀金”中逐渐变得“真实”起来。

但是,“Venize双年展”的旅程才刚刚开始——TanBo真正希望达到的效果是“真假不分”,这要通过现实的展览和“大众媒体”来实现。也许有人听说过在美国常常引起轰动的社会活动家组合“The Yes Men”,他们长期冒充国际级机构和公司的代表,在国际会议新闻发布会现场发表一些讽刺这些机构和公司的言论,他们甚至“代表”了世界贸易组织WTO发言,接受了诸如BBC之类的世界一流媒体的采访。TanBo当然不指望自己能望其项背,TanBo也不希望真的成为“世界名人”,他们只想用艺术去讨论艺术,浓缩出当今的艺术世界本来就“真假不分”的现实。这次的“异质共生”展览就是一个可贵的开始,随着 “世界巡展”的逐步展开,以及更多艺术家的加入,这个展览一定会越来越真假难辨……

蔡:你们的住在两地之间,武汉与布鲁塞尔。怎样适应生活和分配你们的时间?

TanBo: 这个问题简直是切中了要害,对TanBo这样的“国际组合”来说,最难的就是“时空穿越”了。目前因为炭叹在比利时根特大学艺术系读博,他们暂时在比利时多一些,但是他们也无法放下中国,并也计划去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还好在今天这个时代,网络可以解决很多问题。TanBo在他们的邮件签名里写的是——“生活和工作在别处”。

“Venize双年展”巡展-重庆站将落地“异质共生—2016国际当代艺术展” by TanBo


展览主办方及场地:重庆长江当代美术馆

展览时间:2016年1月23日至12月22日

出品人:陈汇江、邹玲

展览统筹:田东、周能

海外召集人:向承美

学术支持:栗宪庭、梁克刚、赵国君、张海涛

策展人:蔡青

"异质共生-2016国际当代艺术展"为一个跨越一整年的重量级国际当代艺术大展,展览由三部分组成:

一、“实验-超越”2016年1月23日-3月7日

二、“重生-扩展”2016年4月16日-6月20日

三、“沟通-共融”2016年10月22-12月22日

在第二阶段“重生-扩展”部分,TanBo的《Venize双年展巡展- 重庆站》将作为“压轴戏”于 6月11日-20日展出,届时将产生各种艺术史上鲜见的惊喜事件,期待您的到场参与!

TanBo在“Venize双年展”上的作品《两个外来的面具黑客入侵了邱志杰的<金陵剧场>》

                                   TanBo获奖场景

2015年11月,由中国艺术家炭叹和比利时艺术家Eric Bribosia 组成的TanBo组合在威尼斯双年展第56届国际艺术大展现场创作了一系列行为/表演、装置、图片、影像、声音、跨媒介艺术作品,并在22日一举获得艺术史上第一个“Venize双年展-Super Lion 最佳艺术家”大奖!他们的获奖新闻和获奖作品介绍于2015年11月底至2016年1月初在微信朋友圈刷屏、在facebook被全世界各地网友”like”、并像病毒一般蔓延到数百人的电子邮箱中……

在万众瞩目之下,他们将把“Venize双年展”搬到重庆长江当代美术馆,再度评出轰动艺术界的神秘大奖,并同期在各大网络平台上直播,让中国与世界见证这个奇迹般的展览!

"Venize双年展"详情点击 这里

                                                         重庆长江当代美术馆外景  

                                                         重庆长江当代美术馆外景

 

策展人蔡青 (当代艺术家、独立策展人、国美博士、天津美院教授)

策展人蔡青 (当代艺术家、独立策展人、国美博士、天津美院教授)

年度大展“异质共生”展览前言:

在我们这个时代,时间差异与空间差异已经不复存在,科技几乎延伸进人类的一切领域,并迅速逼近技术上模拟意识的终极阶段,真实已经变得模糊,虚拟的真实统治人类的意识,并成为我们认识世界的基础。媒介事件与人们亲历的事件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真实意义被吞噬、拼贴和重新制造,在消费、娱乐、广告、选举以及政治流中变得平淡无奇。面对信息的狂轰滥炸,人们意识已经习惯断断续续灾祸,这些灾祸不可思议,而我们却视若无睹:恐怖袭击、战争暴乱、核武器扩张、股市崩盘、臭氧层破洞、生物变异……充斥于我们的生活,现实世界极度虚幻与错乱,人们常常处于空洞的状态,用及时享乐来麻痹自己,近乎失去了主体意志,成为“沉默的大多数”。

“异质共生”的展览旨在唤醒大众对现实处境的关注,摆脱虚拟世界对人类的操控,探索现实中感知和体验个体生命价值的渠道,摆脱宗教,种族,国家的桎捁,寻找异同共融的天地。邀请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通过思想碰撞和地域置换进行沟通交流。用不同形式的艺术作品去破除屏障,发掘和重建未来的异质共生空间。

以“异质共生”命名的当代艺术展,包括观念图片,录像,展览以多媒体,综合材料,电子互动,微电影,小剧场,装置,行为艺术,绘画及文本方案等等。我们在选择艺术家时,力求以老中轻来囊括目前当代艺术在世界范围内的完整阵容。作品强调先锋性,前卫性,重点表达当前全球关心的议题,呈现不同的场域在当代艺术中发出的声音。

展览第一部分“实验-超越”掠影:

Eric Bribosia及乐队获2016比利时OCTAVES音乐大奖 by TanBo

欧洲时间3月21日晚8时,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马德莲娜剧院,一场奖励原创音乐人的年度“八度音乐奖”("Octaves de la musique")的盛大颁奖礼开始了,布鲁塞尔市的市长与文化部长等政要和比利时的各类音乐人欢聚一堂——这些音乐人创作的音乐种类从古典、器乐到流行、爵士、摇滚、Hip-pop、电子无所不包。 

      2016比利时OCTAVES音乐大奖颁奖礼现场

              Eric Bribosia在颁奖礼舞台上

“八度音乐奖”是由布鲁塞尔法语区政府支持的,自2004年起的年度性音乐大奖。该奖致力于表彰每年在比利时发行的各类最佳音乐专辑,还有现场演出,以及颁发给资深音乐家的荣誉性奖项,在维基百科上被称为比利时法语区的“格莱美大奖”。

音乐奖网站:http://lesoctavesdelamusique.be/

            布鲁塞尔市长亲临颁奖礼现场

              Karim Gharbi乐队现场演出

Eric Bribosia在2014年就与他的乐队“Jahwar and the Shibatas” 获得过一次这个音乐奖的“最佳世界音乐专辑大奖”。这一次,是他与他的另一个乐队Karim Gharbi又斩获了“最佳法语歌专辑大奖”,并应邀在颁奖礼的电视直播现场表演。

Karim Gharbi (卡里姆·哈尔比)是一支创新的、实验的法语歌乐队。这里的“法语歌”(French song)并不只是指歌词是法语而已,自上世纪20年代法语歌曲开始风行以来,因为某些知名音乐人强烈的“法式”创作,这个名词在说法语的国家里已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音乐风格——比如经常跟古典音乐和歌剧元素融合,比较强调歌词的作用……而Karim Gharbi并没有一味地继承法语歌惯常的风格,其创作常常游移在音乐与语言之间、流行文化与诗歌之间、歌唱与表演之间。作为一个多面的和有创意的乐队,5位音乐人的创作已经获得了各种重要奖项,比如2010年的法语歌曲双年展大奖等。Eric Bribosia在这支乐队里担任的是钢琴、键盘、合成器和手风琴的创作与演奏。

请点击 这里 试听与了解更多

                                                    所有获奖音乐人在舞台上

同时获奖的还有比利时国宝级的实验爵士乐队 Aka moon,以及在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比利时国家馆有作品展出的跨媒介艺术家Baloji等多个全世界闻名的音乐人及团体。